Loading…

分类 - ‘生活札记’




拜拜了您哪!

最近我将网站搬到米国了。在搬家之前,我对国内的IDC还存有点痴心妄想,但经历了下面这么几件事后,我彻底的没了念想。...

发布于: 2010年1月28日

名片运动会

昨天匆忙的参加了今年的互联网大会,虽然只是碰了个尾巴,但还是被一些换名片的人给盯上了,很是无奈的给打发掉了。...

发布于: 2009年11月4日

和个篱关于网络版权的对话

今天有幸和个篱就网络版权事宜做了一些沟通,个篱在数字音乐版权方面有着较深的研究。我们两个人的的对话中,有一些新的想法,也产生了一些共鸣,我便将对话内容做了一些整理,以对话的方式与大家分享。...

发布于: 2009年4月10日

厚着脸皮写博客

写文章,尤其是评论性文章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观点偏激则很容易得罪人,太浅显又容易被人冷嘲热讽。所以,我常以毛主席老人家的“要分析,不要片面性”的标准要求自己,期许自己能写出有深度的、中性内容,辩证的看问题,不要步入片面的形而上学的路子。往往写完一篇文章,必反复阅读,斟酌想法成熟与否、文字精练与否、角度专业与否、尺度深入与否,读者会有怎样的反响。...

发布于: 2009年3月10日

枪手

当我落笔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们应该很得意。平时很少有人愿意浪费笔墨去写,对他们采取的标准态度,往往是骂一通,还经常连他们家祖上的女性一起骂。可惜我不是一个喜欢骂人的人,或者说我不会骂人。一般骂人的人都有点骂功,正如写文章得有点文字功底。在这方面上,我的底子很薄,周围也没有这样的环境熏陶,平常顶多也只会说些“操”、“干”之类的低俗词语。这些“干”、“操”之类的词语对付枪手又有点捉襟见肘,一是我对这类原始的动物需求没那么多;二是他们都是骂人专家了,我“干”、“操”他们,他们回敬我的肯定是“干”、“操”的2.0或者更高版本。所以,我只能改成写文章了。当然,换成写文章这样一个颇为文雅的方式并不代表我同情他们,如果骂算是口诛,我这就算笔伐了。...

发布于: 2009年2月23日

瞧,我是个IT民工

民工一词自诞生就是个贬义词。最初是农民不务正业的代言词,源自某些学者对农民放下锄头进城务工的一种担忧,觉得农民进城务工可能会过快的加速城市化进程,也有可能会使得中国的粮食产量下降。好在粮食年年增产,这些学者也发现农村剩余劳动力多了会经常闹事,只有乖乖的闭上了嘴。久而久之,进城务工的农民多了,城乡文化的矛盾冲突开始显现。某些城里人开始觉得民工就是城市脏、乱、差的制造者,对民工流露出鄙夷的态度。凡是跑到城里的或者看起来像个农民的,城里人统统给盖上民工的戳,并以城里人对待民工的标准方法待之。再后来,民工一词又变成了骂人的词儿,要是看某人不爽,就骂他是民工,甚至连祖上八辈儿都带着骂。...

发布于: 2009年2月1日

怀念我用了3年的武林榜

这两天一直都在忙着北京国际影视展的事情,博客也就没怎么碰。终于在今天晚上打开了博客,想先去看看这两天博客的流量,却发现我用了3年多的网站统计“武林榜”停止服务了。...

发布于: 2008年10月31日

F1日本站,为阿隆索庆祝

日本站的比赛有点戏剧化,两个在争夺世界冠军的车手都没有拿到理想的名次。对结果不能说很满意,但也不算郁闷,至少法拉利在车队积分方面反超了迈凯轮7分,此外马萨也拿到了2个积分。...

发布于: 2008年10月12日


第2页,共4页123...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