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含有Tag为 ‘隐私’的文章




浅谈数据垄断

互联网的高速蓬勃发展以及个性化的需求,以个人ID为中心产生了大量的数据。当一个互联网平台强大到能够提供多样化的一站式的服务时,或者某个平台有能力获得个人多样化的数据时,更多的个人数据即被掌握,于是就产生了数据垄断的问题。数据垄断的核心问题是在这些数据价值的对立面,如何合理的使用数据,国内外的各大互联网平台都不可避免的要正视这个问题,在立法层面也需要快速审慎的推进。...

发布于: 2019年12月26日

谈隐私(三)- 视频监控

眼下火热的AI,让我担心的不是未来人工智能如何取代人工或人工智能伦理,我们离那一天还很远。以计算机视觉作为AI的起步应用在当下的火热,我担心的是其若被应用到无数的监控摄像头中,我们的隐私将进一步被侵犯。 我国的城市公共空间或许是世界上监控摄像头最密集的地方,当然世界其他国家也在陆续更进。在AI 技术被应用之前,监控摄像头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记录,以及一些简单的专项识别功能,如运动检测、车牌,交通违章检测等。虽然没有AI,但记录本身就是一种对隐私的侵犯,尤其目前没有特别细致的法律规范定义视频监控的架设条件、以及视频监控所记录的内容的使用要求。 但相比于AI的应用,监控摄像头的记录功能对隐私带来的伤害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普通监控记录的视频是基于单个摄像头行为的,是分裂的。AI 可以将这些视频串联起来,深入挖掘后形成多维的信息。比如基于多个摄像头形成对视频中的人物识别和追踪,特征识别,物体识别,物体的追踪(如车辆),速度检测,目的地识别,交通流量识别等等。这些识别可以是实时的,也可以是后期分析。这些技术应用在公共安全,对于犯罪是有着致命的打击的,几乎无处遁形。同时对于优化交通出行、服务城市管理、环境监控都有着卓越的帮助。但是,这样的技术如果被不正当应用,则将能够很精准的追踪具体到一个人从出家门到回家过程中的所有轨迹,无任何隐私可言。 AI的应用还将大大节省存储成本,使得被记录的数据量成几何倍数增长,更有利于长时间跟踪。目前的视频监控由于视频记录的像素的不断提高,记录的成本也在不断的提升,这大大限制了记录的时长。目前视频加监控通常存储7天的视频记录,长的最多30天,超期后就擦除循环记录,这些被擦除的信息自然也就无法被利用了。有了AI后,在视频被记录存储后,可以立即实行分析,并在完成分析后将视频的关键信息文本化存储,即便在视频被循环擦除了,但被分析出来的信息和关键图片帧还是可以被利用的。另外,AI还可以在视频之外可以对音视频进行分析。所以不但是你做什么被看的精光,你说什么也有可能被听的一清二楚。着实可怕! 2015年,发改委联合工信部等多个部委发了个文,要求到2020年,基本实现“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的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中国目前已经是视频安防监控方案最杰出的国家了,想必AI 定将会很快被应用上来。技术的应用我们无法改变,只希望法律能尽快跟上,约束非法的隐私侵犯。...

发布于: 2018年2月17日

谈隐私(二)无现金社会

中国的移动支付真的是很发达,在一些城市,几乎可以做到不使用现金支付,而通过移动支付来完成,所谓无现金社会。无现金不算是新奇,欧美一些国家早就进入无现金了。但进入的方式不太一样。欧美国家是透过普及的信用卡支付实现的无现金,国内则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下,通过支付宝、微信的移动支付实现的。 无现金社会带来的方便是毋庸置疑的。在一线城市,手机支付可以完成从出行、购物、餐饮、生活缴费等支付,实在是方便。对于普通民众,无现金提高了资金的安全。出行不再需要担心小偷偷钱,遇到强盗打劫透过微信支付宝转账的话能够追本溯源查到罪犯。一个互联网金融支付手段高度发达和智能手机占有率近乎90%以上的中国,现金支付方式将会很快退出历史舞台。 普通民众受益,更受益的莫过于政府。现金交易的电子化,使得政府能更好的监管货币的流向,一方面促进更为合理的经济、金融策略的调整及实施;另一方面则是更好的打击犯罪,如打击假币、地下钱庄、逃税漏税、贪腐交易等,经济犯罪的成本会更高。再一方面,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在交易全部电子化后,可以进一步完善信用体系,促进中国社会的信用体系的发展。 以上所谈的好处,如果从隐私的角度看,就都是坏处了。现金交易最大的好处是匿名性,无现金交易的话,无论是微信、支付宝抑或比特币,本质上都是实名的。实名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如何利用这些实名的数据。 从支付入口上,目前主要的支付渠道如微信、支付宝,在支付之外都还有其他的业务,很难保证他们不拿用户的支付数据服务与其他业务。比如通过分析支付宝的使用行为,让用户在淘宝上更多的消费或有针对的引导用户使用其新产品及服务;再比如综合分析用户的消费及社交行为,贩卖数据给到商家,实现对用户的精确分析定位。这些数据的盈利的方式无可厚非,但可怕的是大多互联网支付平台并不能做到很好的对用户隐私的保护和使用的告知,也没有给用户控制自己隐私被使用的方式控制权。国内互联网习惯了野蛮的发展方式,但如果真正步入到无现金社会后,用户对自己的隐私、尤其是关键的支付信息隐私没有控制权,也是违背人权的。 还好支付入口不能看到一个用户的全貌,尤其在你有多个支付入口账户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数据大多数的收是不共享的。但当进入结算环节的时候,所有入口的数据都汇总了,这些数据的使用才更为可怕。很显然我国政府也看到了这其中的好处,已经成立了支付统一清算平台(业内简称网联),几乎把你我能想到用到的电子支付平台都拉进入了股东,都给管了起来。在AI和大数据分析的帮助下,透过这个平台能清楚的分析出一个特定个人的消费、喜好、经济能力以及生活轨迹。这是个双刃剑,正面的作用前面说过了,反面上可以说任何支付平台用户在这个系统前等于是一个全裸的个体,政府可以更好的操纵。 面对如此的无现金大潮,隐私保护只能是难上加难。法律上的保护是必须的,进一步的立法限制数据收集者对数据的滥用,强化对数据保护的责任,以及增强普通民众对自己隐私数据的所有权、控制权,如此等等,是我们进入无现金社会前必须要推动完成的。 但更为关键的是,我们要捍卫现金的发行和使用现金的尊严和权利,不要放弃现金!  ...

发布于: 2017年12月3日

谈隐私 (一)

隐私这东西是个相对论,这世上应该是没有绝对的隐私的。 过去的时候,社会和通讯都没有这么发达,隐私的保护相对容易、隐私数据的传播范围也很有限。要住一山沟里,也就山沟里的人认识你,翻过山就没人认识了。如今科技、通讯都进步了,人员流动也很剧烈,隐私的保护就很难了,隐私也更容易被传播。尤其在我国这样特殊的国情下,国民隐私观念普遍不是很深入、企业利益至上、法律对隐私保护也不够严格,新时代下的隐私保护非常困难。 前段时间某业界领袖说人工智能将是中国引领全球最好的机遇,因为中国不仅政策相对开放,还拥有人工智能发展的关键——海量数据。这是大实话,你的数据可以反应出你的想法、人际关系、你的轨迹、你的希望、你的情感、你的恐惧,正是人工智能所需要的。但也很讽刺。我很难想象,尤其在未来真正达到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情况下,一个了解你很多隐私的人是可以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 ,他可以用这些给你洗脑来推销他们的产品及服务甚至让政府或机构可以监控你…… 不是反对发展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只是就国内隐私保护的现状,我有点悲观。保护隐私归根结底是要保证我们在和别人想处或交易时的信息不对称,这样我们会在相处或交易中处于有利的地位。这好比和一个人谈恋爱,如果对方一眼都望穿你了,你的一言一行都能被预测,和这样的人相处不觉得可怕么!再比如你去买东西,卖东西的早就很清楚你要什么、你银行户头上的额度以及你的预算,你在谈价格的时候就没有任何计谋可施,你也一定不想和这样的人做生意。 隐私保护做的很糟糕的、最为典型的就是互联网公司,只顾一味的收集数据,几乎所有公司都是以超出其服务所必须的数据范围在收集数据。前段时间见过一家深圳创业做路由器的公司,他们创始人很自豪他们的路由器上支持了深度包检测(DPI)的功能,能够挖掘出用户的各种上网数据,比如用户的家庭地点、经常打开的手机应用,经常上的网站,最爱购买的商品,最爱看的视频,如此等等,而这一切用户全不知情。艾瑞公司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也是他们的商业合作伙伴,这些数据最后都变成了艾瑞的商业报告,卖钱去了。这只是一个缩影,收集和贩卖隐私已经是一个产业了。银行在卖客户数据、中介公司在卖客户数据、运营商在卖客户数据,几乎各行各业都在卖…… 相对应的,我们的隐私的立法保护和惩罚力度都是不够的。法律层面上,国内主要就《网络安全法》,《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国家网信办公布的《网络产品和服务安全审查办法(试行)》这三个法律,总体都有点偏口号,对侵犯隐私的惩罚力度不够,自然没有太大威慑力。国内立法层面主流的观点是数据要流动,这样才能产生效益,促进行业发展,所以短时间内也不期望隐私保护立法上能有大的进步。 政府从维稳和案件侦破的角度也在加大对用户数据的收集。比如满大街的摄像头、网站注册开始要实名及手机号、人脸识别以及向企业直接索取数据等等。 当权力没了笼子的制约的时候,我们就得要小心了。 ...

发布于: 2017年7月30日

SNS,垃圾邮件的新源头

一直有个疑问,SNS发出的这种邀请邮件是否可以定义为垃圾邮件? Ecvip兄说“没有经过收件人允许的邮件”,我也翻查了下中国互联网协会对垃圾邮件的定义,其中收件人事先没有提出要求或者同意接收的广告、电子刊物、各种形式的宣传品等宣传性的电子邮件以及收件人无法拒收的电子邮件均可被定义为垃圾邮件。...

发布于: 2008年12月24日